「港独」大串烧

2019-12-26  阅读 525 次

近来真係因为畀抽广告、开天窗、换老总等言论自由之事烦气,少咗同各位朋友讲下政治八卦嘢。好,一于讲一单响上面朝阳门北大街负责清洁之唐晓民讲出嚟之事。

唐大妈静静鸡回报,根据佢响隔篱房听到,上面之政改立场一路冇变过,非常强硬。大家唔好以为呢两个月冇乜嘢讲,任由好打得出嚟讲嘢,好似好温和咁样,但实际上,唐大妈话,直到佢抹完檯之后之嗰一刻,都冇改变。按佢咁讲,即係某一些泛民以为态度温和些少可以争取空间係冇作用?

唐大妈笑住讲,发紧梦啦,依家仲信上面会让步嘅人,可能真係一厢情愿。上面点解咁强硬?成个老习领导层已经变成咁,下面仲点会有弹性同空间去同人倾。上面政治气氛相当严厉,冇人够胆话可以让步,讲都唔敢讲。上面宁愿硬碰硬,冇所谓。不过依家佢地担心嘅係有冇机会再出现公投。

听唐大妈语气,近期似乎係担心公投多过公提噃。唐大妈话,嗰日听到,原本公民提名呢样嘢,上面早就唔畀,咪由得香港人天花龙凤地乱吹,反正唔会发生。但唔知点解,忽然有班学生呼吁立会议员辞职发动公投,上面有人担心,怕会出事噃。唐大妈说,上面之定性,係将公投x港独x佔中呢三件事捆绑埋一齐,如果搞公投的话,即係日后港独都可以公投啦,而且公投同佔中又好大关係,都係激进派夺权之图谋,冇得倾,一定要反对到底。唐大妈话,只要有人真係出去搞公投,上面一定关闸。听完唐大妈讲,我问:使唔使咁强硬?既然乜都唔使倾,听日好打得大可取消谘询,将方案拿上立法会啦?如果上面真係些少都唔让步,不如依家拉倒,各路人马齐齐提早搞区议会同立法会选举,佔中都费事搞,盏浪费时间。

另外,辞职变相公投方面,上次亲中唔落场,搞到泛民自我吹银鸡搞场骚,所以咁难睇。但上次唔落场,係未代表下次一定唔落场?万一下次北方人士落场,加埋政府强力主导,泛民响公投方面输咗,咁咪好蚀底?呢个世界係冇必赢之选举,有的话,就唔使有贿选啦!

上面搞香港政策嗰班大帝,其教条主义之束缚,僵化得好似九十年代嗰阵之对台政策。当时主理台湾事务之官员,又係教条挂帅,左批台独右批总统直选,同绿营响官方接触方面拉晒闸,绿营亦不断挑衅北京得分,结果搞到蓝营政权丢失畀阿扁,都仲未清醒,仲以为英九哥係可以信得过同倾得过之人。后来发现原来英九哥一样信唔过,两岸政治对话遥遥无期,先至知道,对台要有弹性,咪慢慢同绿营讲和。依家泛民不断用上面唔锺意之语言来挑机,佔中呀,公投呀,抗命呀等等,激到上面扎扎跳,而依家仲同大部分泛民cold shoulder,仲以为可以游说得到白鸽合作搞好政改。上次政改一役,支持者远离白鸽,而泛民见过鬼都怕黑,边个敢同北方人士谈判?想2015同2016输到亡党?你话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