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置」计划 弃不足惜

2019-12-27  阅读 285 次

林郑月娥在竞选特首时,提出「港人首置上车盘」计划(下简称「首置」),目前是让较高收入人士在私楼价格飙升至超出他们负担水平的情况下,成功首次置业。不少无楼的中产家庭对此计划寄以厚望。然而,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披露的大纲,却成为事件的反高潮。


根据林郑月娥的说法,我会形容「首置」是回归前港英政府推出的「夹心阶层住屋计划」(下简称「夹屋」),和上届梁振英政府推出的「港人港地」计划的混合版。像「夹屋」一样,「首置」的对象是较居屋收入限额高的家庭,设有入息上限;「首置」单位像「港人港地」般,只能售予香港永久性居民,也是推行一个可提供约1,000个单位的先导计划,而土地来自政府卖地表。至于最关键的单位售价,政府的说法是会参考合资格人士的负担能力,具体如何,有待从长计议后才决定。


回顾「夹屋」历史,这计划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制定,背景与今天相若,都是在楼价不断攀升下,政府协助中产家庭置业的构思。当时「夹屋」定价较市价便宜约三成。想不到的是回归后香港遇上亚洲金融风暴和沙士,楼价大跌,「夹屋」顿成负资产,令「受惠」中产家庭怨声载道。


建议中的「首置」单位是由发展商用钱投到地皮后兴建。要确保楼价定在买家负担能力範围内,政府便须直接补贴发展商,或在卖地条款内预先订明折扣比率。既然涉及公帑资助,「首置」须设有转让限制年期及转让时须归还的补贴。更大的问题是,今天的超高楼价,存有未来大幅下跌的风险。


假如政府有决心如我之前建议般,推出一个大规模及持久的首置计划,类似新加坡的「组屋」,它便应该放弃卖地收益,以首置家庭负担能力定价,毋须理会楼价的高低升跌。政府现在的建议却是因循守旧,提供的1,000个单位数目,相对合资格的5万个家庭,仅佔2%,微不足道,而成功中籤的申请人须承担楼价下跌时转让困难的风险。
上届政府「港人港地」计划先导一次便了事。今次「首置」计划对无楼的中产人士而言,是得之有风险,弃之不足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