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留子孙

2020-01-05  阅读 862 次

楼价高企,加上为了满足银行压力测试的要求,即市民的供楼款项不可超过收入的一半,令低收入人士在置业时,只能将按揭年期延长,而银行为做生意,更是乐见其成,最长年期由20年、25年、增至30年,今天更有长达40年,请问长此下去,楼按年期要延长到多少年,香港会否出现日本在八十年代经济起飞时,买家供楼要供三代的不合理情况?

银行积极抢客,将还款年期一再延长,表面是减轻买家的供楼负担,但却变相助长一些实力不足的小市民上车,更有不少港人父母因溺爱子女,为他们支付首期,令更多港人变为「楼奴」,穷一生为房子作奋斗。

今天在低息环境下,市民供楼负担当然不见大问题,但全球经济恶化,欧债问题令欧洲银行体系更面临崩溃边缘,本港更有需要稳固银行体系,不然按息进入上升期,楼市泡沫爆破,银行将会出现「资不抵债」,整体经济将面临困境,政府的财政盈余会否变为债留子孙?

故政府更需居安思危,不能只看到今天的巨额财政盈余就「开仓派米」,「钱」要用得其所,「派米」只能解决短暂的眼前民怨,对实质经济增长并无帮助,政府应坚守立场,好好控制财政开支,不然,当天灾及人祸发生,哪有财力去救市民于水深火热。

再看看日本,一再以钓鱼台事件向中国作出挑衅,将其「内忧」转为「外患」,政府更是不可不防。

作者为本报地产版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