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破解香港眼前的困局?

2020-01-09  阅读 126 次

为了修订《逃犯条例》,结果导致社会严重撕裂。若然甚幺东西也不做,任由事情自己发酵、演变,局面将愈来愈失控,港人要付出的代价只会愈来愈大。
 

有人提议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为事件作一个全面的检讨,以为事件作个公论,避免社会的争拗没完没了,同时亦可总结经验,避免重蹈覆辙。


这本是一种王道的做法,社会舆论亦大都支持。但我担心在香港现时的情况下,这种做法不易有成效,反而可能引起更多的争拗。因为只有当一个政府还有一定的认受性的时候,它所委任的独立调查委员会所作的结论才会被社会接受,否则这个委员会所做的一切都会被质疑,很难达得到原先期望的作用。


调查委员会怎样才算独立呢?找一个大法官牵头就成吗?现在社会分歧这幺严重,连法庭的判决都会受到挑战(反对派就不接受有议员被DQ,亦有人支持德国政府庇护香港的逃犯)。此外,亦有法官为政治议题作表态,令人觉得法官亦会有自己的政治意向,不一定独立。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委任的法官,反对派不一定会接受,而反对派属意的法官,政府亦未必肯信任。结果,委员会未开展工作,社会已得为委员会的组成再次角力。


此外,社会对委员会的调查範围、调查方向、调查方法,以及调查时所採取的立场与观点,都会有不同意见,因为这些都会影响调查的结论,属兵家必争之地。举个简单的例子,建制派会想查有没有外国势力干预,反对派则想查中联办有没有插手。要为这类政治问题作结论,无论委员会如何独立公正,一样会有人没法认同。结果只会令社会的争拗进一步扩大。


香港现时的问题已非只是对《逃犯条例》有分歧那幺简单;而是出现了宪政危机,导致特区政府的认受性不断受到挑战。所以只是对单一事件进行独立调查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必须重新检讨回归以来整个一国两制的定位与立论,并重订一套更有利余下的27年顺利过渡的「游戏规则」,以取代已被反对派阻挠得难以贯彻的原有管治模式。说得白一点,就是要研究是否需要对「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的某些内容作一定的修订,以适应新的历史环境。


这是北京一向坚决不肯做的事,但碍于回归后北京在争取民心方面的确不甚成功(对年轻一代的争取尤其失败),若北京不愿作些根本性的改变的话,真的很难扭转自己所处的劣势。


相反,若是北京肯破戒,让香港人也能参与过渡期下半段的管治方式的设计工作,反可促进香港人用正面的态度去设想未来生活应该怎样过。这样,香港人就会客观地去评估自己的处境,并遏抑激进派的那些不可行的方案。


北京要做的是清楚划订几条政治红线,其他的就可以让香港人自己来设想。事实证明,北京若是甚幺都想自己背后操控,香港人的抗拒情绪只会更高。相反,北京若是让港人有自己的自主空间,港人反会知所行止。没有香港人的重新投入,香港建制是难以获得认受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