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股发行重回计划调控的老路

2020-01-14  阅读 214 次

中国新股发行重回计划调控的老路
 

虽然“每股发行价×新股发行量=募集资金总量”这个等式相当简单,但中国历史上多次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本质上都是围绕三个因素何为变量、何为定量来决定。而最近一次改革中,新股发行数量及募资总量都趋向计划指定,那就意味新股询价过程将流于形式。

业内人士指出,经过反复的权衡,管理层在顾及多方面的利益后,最终决定新股发行继续沿用控制发行节奏与规模的老路。而这种被外界视为市场化改革倒退的结果将致使中国“新股不败”神话再度上演,大批的投资者将重拾“打新”利器凭运气去获取新股的制度红利。

随着七家拟上市公司周二启动A股发行程序,意味着暂停四个月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再度重启。不过这批公司中,有六家公司选择了没有老股转让,并且不倾向超募,这明显反映出近期的新股政策方向,但业内人士判断这将令新股发行的询价没有技术含量,未来打新策略中将更多加入运气。

华创证券策略分析师胡国鹏表示,在管理层确定了新股发行的数量后,由于供给的缺乏,市场打新和炒新获得收益可能性都相对较大,但能否买到新股也存在着机会主义。

“打新的话没策略,那就靠运气呗。”他表示,“我觉得,现在中签率会更低。”

中信证券报告亦指出,在IPO重启初期,预计证监会依然会对老股转让比例与超募有严格控制,新股定价与发行数量事实上依然受到监管层控制并有人为压低的可能性。

因按中国相关法规,上市公司公开发行股份数量应占总股本的25%以上;总股本4亿股以上的,公开发行股份占比应在10%以上。所以拟上市公司为满足上市法规要求,发行新股占比需达25%或10%红线,在没有老股转让及不再超募的情况下,新股的发行市盈率将会较低。

以创业板新股雪浪环境为例,本次公司拟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募集资金计划为2.58亿元人民币。若要满足流通股占25%这一标准计算,本次发行量应为上限2,000万股,那幺其每股发行价估计在12.9元左右,公司2013年摊薄后每股收益为0.7元,发行市盈率约为18倍。而目前深圳创业板的平均市盈率为55倍。

“新股超低的市盈率,使得其上市后盈利空间拉大,连续涨停可以预期。既然管理层给大家送钱,估计新股申购又将重现火爆场面。”上海一位券商分析师指出。

方正证券策略分析师陈敏亦认为,新股低定价将在短期刺激市场对新股的炒作,打新和炒新将给市场带来一个赚钱效应,将进一步诱发更多资金跟风炒作,新股炒作可能将像滚雪球一样扩大。

新版发行制度:市场作用在降低

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已成为近年来中国证券市场改革的重头戏,但监管层需要在市场化改革、市场承受能力、社会舆论等多项因素中做出一些决择,有时候这种抉择会很无奈。

今年初实施的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中,在加入老股转让这个变量后,使得新股发行数量和价格更具弹性。市场人士曾评价称,老方法既解决了企业的融资需求,又顾忌了二级市场的承受能力,还维护了资金打新的积极性,并带动了市场炒作的热情,促进了交投的活跃,但新股发行“三高”(高价发行、高市盈率和超高募集资金)的弊病却难以解决。

而近期证监会陆续发布的新版新股发行制度,对新股配售、询价等环节进一步完善,但新股发行过程中,市场力量的作用却弱化了许多。而且证监会还宣布,6月起至年底,计划安排新股发行100家左右。

“市场管制的后果就是市场严重的供给不足。”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胡汝银曾表示。

供给严重不足导致新股市场价格过高,新股制度性的暴利机会促使投资者过度投机,盲目博傻。只要能拿到新股,二级市场就能赚大钱,所以也不需要去对它进行估值,只要能够上市,随便去投。

根据现有IPO发行规则,新股定价十有八九已被事先确定,直接的结果就是一、二级市场价差将加大,并引发更多的投资者和资金参与打新、炒新。

其实,中国管理层对本应市场化供应的要素进行行政调控在生活中已经不止一例,效果也显而易见,购车、买房的摇号制度制造了一大批本没有需求的需求,原因就是政策的调控人为地造成了资源的稀缺性。

西南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刚指出,管理层此次对新股发行节奏和数量的控制,可能是要刻意地营造新股上市的获利机会,从而激活股市。

胡汝银则倾向于市场力量主导。他认为,IPO改革关键是要搞对价格,股票市场有很多功能,投资、融资、分散风险等,但是市场经济包括资本市场它要有效运作,前提就是要有一个准确、正确的价格信号,就像交通的红绿灯一样,没有准确的价格信号不可能实现资源的最优配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