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再平衡对大宗商品将意味着什幺?

2020-01-14  阅读 222 次

如今中国经济,已不再是世界的“开心乐园餐”。

他们虽然对制造皮鞋失去了兴趣,但却很乐意为你的普锐斯(Prius)制造锂电池。

这并不是说中国不愿意制造小玩意。他们依然会这幺做,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哪儿有5亿人在找工作?但是过去曾依赖出口拉动增长的中国正在向一个更偏向以消费者为导向的社会转型。在中国的每一位投资者都很清楚地了解这一点。中国正在进行经济再平衡,因此这个过程中出现的痛苦会愈演愈烈。不只中国,就连大宗商品出口国巴西和南非也会面临同样的处境。晨星公司(MorningStar)分析师在这个月发表的一篇报告中指出,大宗商品的超级周期——尤其是铁矿石和铜——已经结束。

晨星的报告认为,中国向消费导向型经济的转型将比大多数投资者预想的更难、更危险。在这场“再平衡”中,GDP增长可能会令人失望,平均增速将回落到5%以下。中国经济的再平衡将决定自然资源市场未来十年的去向,正如中国的投资热在过去十年成为自然资源市场的决定力量一样。诸如钯金(汽车)和碳酸钾(农业)这样的消费导向型大宗商品的前景会得到改善。随着中国经济的再平衡,投资者应该把关注点转移到与这类消费导向型大宗商品相关的公司身上。

目前,大多数在中国有敞口的基金经理都承认,中国的投资导向型增长模式已经力竭。中国政府将停止在道路和房屋建设的投资。也到了该停一停的时候了,而且就是现在。但是大多数人低估了向消费导向型转型的那种难度。

经济成功转型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家庭消费能否成功接棒,从而弥补投资增长放缓的缺口。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未能做到。

但晨星认为,好消息是,中国社会发生的一些新趋势将为经济再平衡提供助力。劳动力过剩迅速减少、服务业占GDP比重上升以及不断推进的城市化进程都是实现消费强劲增长的驱动因素。但根据过往那投资导向型经济体的再平衡经验,中国不但将面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大幅放缓,还将面临家庭消费增长减速。

中国现在是进退两难。全球最知名的一些公司正在密切关注。

如果中国政府动作太快,它会冒着引发一场危机的风险。如果动作太慢又会造成系统内的过剩进一步加剧。高企的债务和更多铺张浪费的项目都会使清算日到来那一天更加痛苦难熬。

事实将证明,中国的经济再平衡将比大多数人预期的更为艰难。在调整期间,增长率可能会大大弱于外界预期,晨星分析师丹尼尔•罗尔(Daniel Rohr)如是说。罗尔和他的同事胡照目前预测中期内的GDP增长率为5%,远远低于市场预期的7.5%。而即便是5%,实现起来也很有可能是磕磕绊绊。

中国经济放缓给世界造成的影响对这些大型大宗商品生产商则尤为明显。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动力由外转内,以及收入水平上升,中国的消费者将购买多过于其他国家的奢侈品、汽车,商务旅行会越来越频繁,在海外购买住房的数量也是与日俱增。但所有这些都不再需要那幺多的铁矿石球或者铜缆。波音公司(Boeing)不再需要建造更多能够把中国消费者运送到巴黎的飞机。中国将不会建设一座通往马里布(Malibu)的大桥。

因此那意味着在经历中国需求激增和金属价格上升的十年多之后,疲软的迹象无处不在。由于中国需求放缓,使得巴西淡水河谷(Vale)这类纯粹靠中国养活的公司严重受挫。淡水河谷是巴西去年表现最差的一只大盘股。

力拓集团(Rio Tinto)的情况比淡水河谷也好不到哪去。过去五年来,淡水河谷和力拓分别估价分别下挫46%和44%。年初至今,必和必拓公司(BHP Billiton)下跌13.34%;力拓的跌幅也相差无几;淡水河谷则下跌25.62%。

晨星表示,铁矿石“三巨头”当前的股价水平虽然看似诱人,但提醒投资者还是要保持谨慎,但这个市场很可能尚未完全消化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未来三巨头的股价会变得更具吸引力。在这三大铁矿石生产商当中,淡水河谷处于最不利的位置。

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出现全线大幅回落,而中国正是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之一。在过去五年里,标普高盛大宗商品指数 (S&P Goldman Sachs CommodityIndex)已累计下挫44.22%。

重返昔日那段艰难岁月?

在中国以外的市场,大多数矿业大宗商品的需求都处于持平或者萎缩状态。晨星表示,这回到了中国掀起大宗商品热之前的那段“艰难岁月”。比如,在2000年之前,全球粗钢消耗量平均每年仅增长0.8%。而中国崛起之后,全球钢材消耗量的年均增速猛增到5.3%。矿业大宗商品价格表现甚至更为出色,尤其是铁矿石和煤炭。2000年之前,Index价格实际上平均每年下降0.6%。2000年之后,价格年均涨幅变成了12.5%。

对于依赖中国的采矿业,随着中国经济从高度投资密集型向一种更平衡的经济结构转型,这场再平衡将成为给未来十年定调的宏观主题。而且,这场再平衡意味着涌现出一批明显有别于过去十年的赢家和输家。

这场转型还将促使采矿企业开采更多的钯金——一种用来作为汽车尾气净化催化剂的金属。因为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汽车销售市场。

“我们预计中国经济再平衡在未来十年将极大地影响到全球大宗商品需求趋势同时还将改变矿业公司的命运。整体而言,大力投入投资密集型大宗商品的矿产商将发现自己面临最大的盈利压力。”罗尔写道,“而那些更多地开发消费导向型大宗商品的的矿产商却更容易挣钱。”他说。

这并不全是坏事。

中国经济再平衡意味着,虽然还会继续需要自然资源,但并非那种用于基建建设的资源。它还意味着中资企业将越来越多地投资海外,原因是他们已经发展成熟,能够走出国门与现代汽车(Hyundai)这类公司竞争。他们的需求或许会支撑甚至推高那些与中国人日常生活越来越息息相关的贵金属和其他大宗商品的价格,比如碳酸钾和石油。

晨星的分析师则认为,中国经济再平衡会导致增长放缓,而增长放缓又意味着需求趋于稳定,并非迅速膨胀,即便是那些在晨星看来将受益于中国经济“由外转内”的大宗商品,也同样要面临这种形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