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与他们擦肩而过

2020-01-21  阅读 876 次

韩剧的魅力终不因中韩两国之间的摩擦而褪色,因为深入骨髓的传统文化纽带已经把中日韩三国紧紧连在了一起,与生俱来的人性让我们共同为剧中人物的遭遇而喜悦,而悲戚。当韩剧《善德女王》大结局播出之后,无数观众,尤其是女性,为这个悲剧性的结局而落泪。从此,毗昙,这个原本历史上默默无闻的名字,成了互联网上说不完的话题。

有人说,一千个读者的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如今,一千个观众眼里也有一千个毗昙。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毗昙这个人物的性格实在太复杂,经历实在太奇特,就像同为王子的哈姆雷特一样,本身就是一个谜团。

天意弄人,不屈的英雄在命运的操纵之下,历经激烈的抗争而终不免于走向毁灭,这古希腊悲剧式的故事是莎士比亚能够震撼人心,名垂青史的法宝,也是韩剧《善德女王》获得空前成功的原因。

与中国人所熟悉的文化不同,古希腊式的英雄身上不需要太多的道德因素,只要他是一个勇敢善战,智谋过人的强者,比如荷马史诗中的奥德修斯。而当这位智勇双全的强者同时又是个一往情深的情圣,那幺他那跌宕起伏的遭遇就必然会牢牢抓住观众的心,他那最后悲惨的结局也注定让众多的女子为之哭泣,这都是人性使然。

在中国的谚语里,树大是招风的。在西方的神话里,众神是“善妒”的。特洛伊城下的阿克琉斯只有一个弱点,那是他的脚后跟;屠龙的齐格弗里德也只有一个弱点,那是他后背一片叶子大小的部位。然而神目如电,众神是不会放过英雄的任何一个致命的弱点的。因为英雄不是小草,而是大树。在西方的神话中,英雄是最接近神的人,也是神最“乐于毁灭”的人。奥赛罗的嫉妒、麦克白的野心、凯撒的骄傲、安东尼的痴情、李尔王的昏聩、哈姆雷特的优柔寡断,在莎士比亚的戏剧里,这些英雄无不是因为自己的弱点而被诱上了穷途末路,让幸运与自己擦肩而过,留给观众无尽的伤感与叹息。毗昙又何尝不是如此?

毗昙似乎是一个矛盾体,他很单纯,也很深沉,很阳光,也很孤僻,太多情,又太绝情,太坚强,又太柔弱,这也是毗昙这个人物在剧中无可匹敌的魅力所在。毗昙最致命的弱点究竟在哪里?是他的城府吗?是他的冷酷吗?还是他的特立独行?在我看来都不是。他的单纯可以让德曼感到亲切,他的城府可以保守德曼的秘密,他的阳光可以让德曼感到温暖,他的孤僻可以避免招蜂引蝶,他的多情可以让德曼感到温馨,他的绝情可以让德曼的敌人胆战心惊,他的坚强可以让德曼感到安心,他的柔弱又能让德曼感到自己对于他的重要。

总而言之,如果毗昙真的把德曼当作自己的主,摆正自己与女王的关系,爱一切她所爱的,恨一切她所恨的,保护一切她所要保护的,铲除一切她所要铲除的,那幺他那些在别人眼里的缺点就不再是缺点,而是让德曼欢喜的优点了。以毗昙的天赋,原本具足了一切成为德曼的完美恋人的条件,却唯独缺了最重要的,那就是一颗无私的心。

在毗昙的内心深处,还是把自己当作是第一位的。虽然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然而就差这一点点,那就足以在现实中放大到天堂与地狱的距离。毗昙喜欢德曼,也是因为德曼对他好,能够满足他对真情的渴望与对权力的野心。因此当他中了奸人的金刚计,误以为德曼要杀死自己时,他就不干了。即将到手的幸福,转眼就化作了泡影,这才是悲剧中的悲剧,也是让观众最为之惋惜的。

上天并不是没给过毗昙机会,而是他自己没有把握住这天赐的机缘。越大的机会,越好的机会,就越是稀有难得。毗昙有过一次机会,那是一个让他自己,让他所爱的人,让整个神国都皆大欢喜的机会。就是因为他太过于自我,对德曼爱得还不够深,不够纯,所以他失去了那次机会。

一个即将叩开幸福的天堂之门的英雄,转眼间就被打下十八层地狱,这种强烈的落差实在让太多的人心里难以接受,或许这就是最大的悲剧了吧。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毗昙一次机会,我想他不会再失去了。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为此他已经等待了千年。

点击与作者交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