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市场能帮马云打赢吗?

2020-01-30  阅读 357 次

中国的银行已经陷入了一场可怕的危机。我们的银行已经违背了其初创时的宗旨,成为一种暴利的行业。2011年前三季度,中国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利润8173亿元,估计全年肯定超万亿元。

都说烟草暴利,2011年前三季度全国烟草行业平均利润增长率为20%,而16家上市银行利润增长率为31.49%。公司财务里衡量暴利的最重要指标是净资本回报率,如果单看这个指标,我们的银行已经比石油、烟草行业高出很多。

银行为何有如此暴利?透过调查我们发现,在银行收入中占比最高的是利息差。从全行业来看,银行收入中利息差贡献了80%。央行规定的存贷利息差可以达到3%—3.5%。

我要提醒各位的是,这个还只是名义上的,只有地方政府、央企才能享受得到。对于大部分民营企业来讲,存贷利息差能达到7%。可是在美国、中国香港呢?这个利息差大约只有0.3%而已。

除了赚取利息差,我们的银行还利用垄断地位收取乱七八糟的费用。中国农行行长张云曾撰文称,出台的《商业银行服务价格管理暂行办法》明确银行收费的项目仅300多种,而现在《商业银行服务价格管理办法》中列出的收费项目已多达3000种。

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在我们的印象当中,美国抢劫案件的对象大都是银行,或者是美国大片中的毒枭,为什幺?因为在美国,基本上只有这两个地方有现钞。

欧美国家的老百姓一般都习惯用支票了,因为早在19世纪欧美国家的银行就已经开展提供免费个人支票簿的业务了。还有中国的香港,支票转账基本上都不要手续费,所以老百姓根本不会在身边放一堆现钞。这种事情只有我们中国内地有,就是因为我们的银行根本没想着如何给老百姓提供好的、便利的服务,而是把全部心思放在如何从老百姓身上赚取更多的钱上。

据2011年中报显示,12家上市银行半年净赚4000亿元,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高达2057.43亿元,普遍增幅在40%左右,几乎占到了净利润的半壁江山。我们的专家为此澄清说这个算法有点问题,手续费不完全是纯利,手续费应该和营业收入比较,这样看,银行20%的业务收入来自于手续费。

但是不管银行怎样狡辩,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手续费和佣金收入贡献了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长的三分之一。透过与美国、中国香港地区的对比,我们是不是该好好反思一下我们银行的盈利模式?

其实,最根本的问题是我们的银行是靠粗放经营赚钱的。什幺叫粗放呢?就是靠疯狂圈钱,再疯狂放贷,然后吃着稳定的利息差来赚钱。建行、中行、浦发、民生、兴业都是如此,上百亿的资金三五个月就迅速花光了。

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A股没法融资了呢?如果我们只能以极低的价格去香港融资呢?结果就是必须贱卖股份。发达国家银行靠什幺赚钱?我们都晓得,发达国家的银行进入门槛非常低,它们靠什幺赚钱呢?服务。

在这一点上,中国香港地区的银行做得也非常好。香港银行业的服务和餐饮业差不多一样细致,比如说开通24小时的投诉热线。而且这些都不是作秀的,香港银行业内部有一套内控和管理系统来确保每个员工都会按照这套规范来做。

再看看我们内地的银行,内地银行的管理到现在还停留在简单的数量化考核阶段上,比如说一天要接待多少个客户,一个月要拉多少存款,要卖多少产品,等等。总之,我们很少考虑怎幺样才能把服务质量提升上去。

我们内地银行的员工培训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所谓的业务上,比如点钞。而香港银行业的培训已经细致到从业人员的说话方式上了,可以不夸张地说,它们平时培训员工的方法跟我们训练奥运会、亚运会礼仪小姐是一样的。我们这套东西只是在奥运等重大活动的时候搞搞,平时业务繁忙的时候,我们银行的业务员不跟你吼就算不错了。

总之,国有银行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总部管理越细,基层服务越差,动辄给你甩出一句,我们上面有规定。有国内记者专门采访过香港的银行,发现“这种问题连小孩子都知道”、“我们就这样”、“我不知道”、“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绝对不可能”、“我不懂”、“这是规定”等都是绝对的禁语。可再看看我们内地的银行,这种话简直就是口头禅,办事程序麻烦得要死,收费比“黄牛”还黑。

银行问题这幺多又这幺严重,我们的专家是怎幺建议的呢?

有专家建议说,上调存款利息,对银行暴利征税。那我们看看对“两桶油”征收暴利税的结果是什幺呢?油价更贵,油荒更甚。还有专家建议清理收费、请第三方机构监管、出台行政命令等等。不好意思,我觉得这些专家根本就没有抓住问题的本质。首先我们应该搞清楚一个问题,就是为什幺我们的银行如此有恃无恐?

就是因为我们的银行有靠山。想想看,企业要借钱,只能找国有银行,因为只有国有银行才能弄到额度;你要存钱,就会发现所有银行的存款利息都一样,因此国有银行依靠政府,还算相对安全的。而如果有银行想以高息揽储,就会立刻遭到央行和银监会的严防死守。

当然,商业银行为此也是要付出代价的,首先要听话,要把钱贷给地方政府、支持地方GDP发展;其次要贷给国企买地卖地、搞房地产;最后实行低利率,以保证国债发行的低收益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