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鸿酒店业者:歇业不是经营权移转 是司法不公平对待

2019-08-13  阅读 577 次

君鸿酒店业者:歇业不是经营权移转  是司法不公平对待

位于高雄地标85大楼内的君鸿酒店本月5日惊传歇业,并办理员工资遣,但业者大动作于今(8)日上午在君鸿酒店一楼大门口召开记者会,声明歇业原因不是高雄市长韩国瑜所说的经营权移转,而是受到幸福人寿刑事相关案件所牵连,董事长张庆辉及律师团怒斥高雄地方法院民事执行处,何以在幸福人寿案刑事法官表示意见即急着拍卖抵押物,后续不排除针对遭到的司法不公平对待申请国家赔偿。

今年3月以54.4亿元在法拍市场标下该物业的海霸王集团旗下的「凯德唐有限公司」,本月4日接获高雄市政府通知君鸿酒店将歇业消息,君鸿亦于同日上午接获法院通知,需于7月8日完成点交程序,因此4日开会决定5日歇业,并至高雄市劳工局询问相关资遣程序决,紧急处理员工后续相关资遣问题。

不过,君鸿酒店董事长张庆辉今天上午9点召开记者会,部分管理干部及员工代表则举着「君鸿死刑?600个家庭流离失所!是谁害死的?」、「执行处你在急什幺?最高法院给个说法?」的标语牌声援。

君鸿委託的律师谢昆峯表示,今天是令人高度哀传且极有可能又要全民买单,甚至造成国库重大损失的最紧要关键日子,因为具有法律重大争议的君鸿国际酒店被拍卖的财产,居然不等幸福人寿案刑事法官表示意见,高雄地方法院民事执行处即一意孤行,要在今天分配拍卖款,令人非常怀疑执行处到底在「急什幺?」。

张庆辉表示,韩市长说君鸿酒店是经营权移转,这是错的,君鸿办理歇业跟资遣员工,已经被判死刑了,但这跟市府无关,是君鸿遭到司法与法律不公平的对待,君鸿酒店的主要营业资产被拍卖后,就没有了营运依据,努力到最后一刻,向法院陈报分配表的金额有调整的必要,没有获得回应,一再跟法院确认,也没有改期,君鸿没有了营运的据点,也没有能力负担全体同仁的资遣费用,因此董事会只好含泪忍痛宣布歇业,以符合劳基法第28条劳工可以参与分配的要件,希望员工可以从拍卖款项中参与分配获得补偿,但前提要法院首肯,虽然是依法合法的声请,今天如果法院还是无动于衷地把款项给了外国银行的纸上公司,也就一切徒劳了。

他说,君鸿酒店是受到幸福人寿刑事相关案件所牵连,最高检察署禁止处分,银行主张禁止处分造成担保品危险而声请拍卖抵押物,他一再跟法院说这样的拍卖抵押物声请不合法,法院说拍卖抵押物裁定只是形式审查,跟银行说要利息,银行也不同意,所以没有开庭就被裁定要拍卖了,诉讼裁判费天价,提起诉讼救助,法院也不准。

谢昆峯举出高雄地方法院民事执行处就君鸿酒店的拍卖案件违法且不公允之处有三,第一是遭禁止处分的资产可不可以拍卖,是重大法律议题,法院执意进行拍卖程序,并且不理业者依法抗告,火速办理过户与新的抵押权设定登记,到底在急什幺?

谢昆峯说,第二,幸福人寿案审理法官认为君鸿财产有依法被没收追徵的可能性,法院也依法要确定刑案要保留预计追徵的数额,但执行处6月28日行文要法院表示意见,刑案法官7月3日才看到公文,7月8日的分配期限连给刑庭法官文到10日表示意见的期限都还没到,高雄地方法院民事执行处不改期硬要如期进行分配程序,到底是在急什幺?

第三,就算执行处认为有最高法院刑事裁定支持可以拍卖的实务见解,大法庭制度今年7月4日上路,君鸿亦已就这完全相反的两个最高法庭裁定声请大法庭解释,执行处却还是执意逕行分配,高雄地方法院民事执行处又是在急什幺?

张庆辉表示,君鸿只希望有一个公平的游戏规则,高雄市在韩市长上任后景气大好,君鸿有年营收10亿的能力,资产价值百亿,目前仍在禁止处分中,因为能否进行拍卖与过户有疑问,找不到银行愿意贷款,没有办法重新办借款还给抵押债权银行,如果这部分可以很清楚,君鸿绝对有能力付利息,上百亿的资产也足以担保借款,不会落入今日遭打对拆贱卖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