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香港连什幺是“公有”定义都不一样

2019-12-02  阅读 858 次

中国和香港连什幺是“公有”定义都不一样
东江是香港供水的主要来源。

中国与香港,对公有的理解,不仅不同,甚至完全排斥对立。从对东江水的看法,就可以看到大家观念的差异。

在中国,所谓公有,表而上是共有,实际上是官有,也就是掌握相关权力的人拥有。而这些东西号称属于公众,实际上不属于任何百姓。国家拥有人民,故公共之物,皆是统治者的恩典。任何人能用到公有的资源,皆是源自权力者的慈悲。

比方说,中国售卖东江水给香港,即使这是一买一卖,但因为中国政府权力较大,所以中国人普遍认为中国政府是香港人的恩主,香港人理应感恩,听中国政府指挥,否则就是大逆不道,知恩不报。

但对于香港人而言,公有就是无人有权可霸占,包括政府。公有的东西,并不是政府的东西。从一支共用的铅笔,到公园,到东江水,既不属于个人,也不属于国家。

东江水是公共资源,香港人能够得到东江水,恩泽香港的是大自然,不是中国政府有恩于香港,而是大自然有恩于中国与香港,大自然让东江水存在,令香港人有水可喝,而中国政府也被恩泽赚钱。在这样的理解下,香港与中国是平等的,皆是大自然的受益者,双方合作而互惠,并非谁有恩于谁。

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公有观念,是继承自千年以来断章取义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观念,一切先由统治者拥有,再由依附权力服从统治的臣民分享,有权的人可以任意玩弄践踏,惩罚不服统治的人,维持整个伦理秩序。

而香港的公有观念,却是接近西方的“公有领域”,那是属于大家的东西,大家各取所需,无人可以滥用这些东西,不应该破坏他,更不应该为了私利而霸占他,妨碍他人使用。透过禁止别人使用公共资源,去申张自己的权力,迫人服从自己的统治,是丑恶的公器私用。

对于中国而言,政府如臣民的父母,是高高在上的国家的主人,有恩于全体国民,应该被歌颂尊敬。但对于香港人而言,香港政府只是受雇于社会的资源管理机构,市民是政府的客人,政府只是一种服务业,跟妓院没什幺分别。观念差距如此巨大,故中国看香港人是刁民,香港人对于天天自认别人老豆老母的中国政府也感到寒毛直竖。

对公有理解的不同,引致了很多价值观的差异,不仅在东江水,在各方各面,都形成与中国的冲突。因为公有的观念,从根本否定了中国统治者对那些东西为所欲为的正当性,甚至否定了中国统治者对那些东西的拥有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