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时社论》蔡英文的声量,流沙上的幻音

2019-12-03  阅读 472 次

本报讯/2011年,马英九成立粉丝专页,粉丝人数100万,是第1位突破百万粉丝的政治人物。由于掌握了脸书平台的声量与话语权,2012年的选举也顺利连任,投票日当天马英九的脸书粉丝达130万,蔡英文只有50万,差了近80万粉丝,而马英九也赢了蔡英文近80万票,成为特殊的「传奇巧合」。从此,在台湾的选举中,网路声量与选举结果产生了密切的正相关。
  2014年的选举,六都无一例外,胜出的6人包括柯文哲、朱立伦、郑文灿、林佳龙、赖清德、陈菊,其脸书粉丝数都大幅超越对手,也为其市长选举奠定坚实的胜利基础。到2016年总统大选更无悬念,蔡英文在网路声量上压倒性击败了朱立伦,最后以大胜朱立伦300万票胜出。而2018年的九合一大选,韩流在选前3个月暴起,全面在网路发酵,在韩流的助阵下,国民党一举拿下了15席县市首长,在在证明网路声量成为领先指标,也精準反映选举结果。
  然而今年,却出现不太寻常的情况。蔡英文民调低迷,网路声量却急剧爆涨,可说是民进党的「声量女王」。这种声量与民调的不一致,原因何在?必须从去年的公投结果开始说起。
  去年公投之前,如果单纯看网路声量,会以为同性婚姻「民法派」才是多数,会以为台湾人民宁愿不参加国际赛事,也要坚持使用「台湾」名义。然而等到公投结果出炉,脸书上对公投结果的一片哀嚎,显示的是网路声量已经有偏离主流民意的现象,其原因在于台湾的「觉青文化」与「网军现象」。
  「觉青」是从太阳花运动之后的新名词,大致上指正在就学或者进入社会不久的新鲜人。这是头角峥嵘、充满理想的年纪,而又还不需要承担养家活口的责任,有时间在网路上论述、笔战,因此拥有与人数不成比例的声量。觉青支持「同婚民法」,支持「非核家园」,这些理念陈义甚高,也脱离了社会现实,其实并非台湾社会的多数。但觉青的热情度高、笔战力强,却会在网路世界产生与实际人数不相等的「乘化效应」。
  至于民进党的「网军文化」,赖清德最有切身之痛,也亲自认证了蔡英文的网军存在。在赖清德领表登记初选之后,偏绿粉丝专页全面表态支持蔡英文,赖清德甚至不得不呼吁蔡英文停止「网军」攻击。
  光1个农委会,1年就有1450万元的预算做「网路宣导」。试想,1450万可以养多少专职加兼职的网路军团?每个人皆至少可以管理20个帐号,而每个帐号由于有明确的战斗目标,可以长时间、专注地大量发送消息,其讯息曝光是真实个人的10倍以上。因此,只要养1个网军,就等于200个真人帐号的讯息发送量。若1450万养10个网军,就会有2000个真人帐号的讯息发送量。
  而这还仅仅只是以农委会的预算来估计,冰山之下,还有多少部会与公营事业的预算没被揭露?对于掌握雄厚政府资源的蔡英文来说,要製造网路声量一点都不困难。这也是为什幺赖清德会认证蔡英文网军对他的杀伤力。
  然而,我们也要提醒蔡英文,觉青与网军是蔡英文网路声量的两大支柱,觉青是少数的放大,网军则一开始就是假象。觉青和网军确实能营造「气势」,但这也是一种两面刃,觉青跟网军刚开始会在社会上製造「沉默螺旋」效应,使反对意见敢怒不敢言,但时间一久,积压的负面力道也会一次宣洩,让被打压的多数累积了不满与情绪。
  太阳花运动至今,「觉青」已成为一种被嘲讽的辞彙,就如同形容独派的「吉娃娃」,力量小声音大。时代力量是延续太阳花运动能量的政党,但政党支持度仅有7%,时代力量前党主席黄国昌在网路上引领风骚,却在自己的立委选区被提案罢免,否定黄国昌的选民超过2/3。这些都有迹可循。
  网路声量的来源是有时间的族群,而这样的族群不会是台湾社会的多数。台湾社会的多数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是要照顾高龄父母的子女,是要烦恼孩子学费的父母,这样的一群人没有时间、没有心思、没有兴趣在网路上长篇大论分享自己的政治见解。
  但这些人才是台湾社会的基石,他们会在选举中选择真正能为台湾做事的人选。这也是为什幺,蔡英文在网路上成了声量女王,支持度虽有上升,但仍在蓝、绿、白的三角赛局中敬陪末座的缘故。蔡英文寄望觉青与网军,这是一种「死马当活马医」的垂死反扑,只有交出政绩才是寻求连任者永远的王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