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峇里路径图检视台湾因应气候变迁政策

2019-12-04  阅读 626 次

随着美国承诺加入未来两年的协商,第十三次气候变迁公约缔约国大会(COP13)在明确开创进一步因应气候变迁的「峇里岛路线图」(Bali Roadmap)后落幕。如同台湾的政坛现状般充满了呛声。高尔呛布希:「我的国家,美国,必须为巴里岛会谈陷入胶着付最大的责任」小岛国家的代表呛美国:「若无力在这部分扮演龙头的角色,乾粹儘早让路!」环保团体的代表们呛大会:「通过的是个不够格的路线图。」

经历了这十天的国际政治角力大赛,未来世界对峇里岛的印象将在高级渡假村、丰富的民俗文化外,还包括COP13的具体产出:发展中国家减量目标的设定、採取适当政策与诱因减缓森林消失、设立调适基金协助贫穷国家因应气候变迁的冲击、去除减碳技术移转的障碍以及于2009年前提出新的减量目标。虽然调适基金的额度未明确、欧盟提出在2020年以前减少到1990年25%~40%的温室气体量标準也未纳为最终结论,但至少藉此次会议将美国带回谈判桌,并要求发展中国家承诺减量。而那高达六十人的台湾代表团从峇里岛带回些实质的资讯,又如何回馈至现行的气候变迁政策?

斗大的「IPCC:气候变迁没救了!只能努力调适」标题以及上述COP13的新闻,却同步伴随着「农发条例失控」、「山坡地回馈金的调降」、「治水有分食预算「巧门」? 张揆:审核严谨」等国会现况,以及躺在议程中等待朝野协商宰割的温室气体减量法以及再生能源发展条例、能源管理法修正案,又是一场魔幻写实的戏码,对以「首位推动温室减量法的开发中国家」、「自九七年就成立气候变迁因应小组」自豪的台湾的嘲讽。

由COP13的结论作为检视台湾既有政策的参考座标,首先从欧盟提出的具体减量目标以及峇里路径图的规划目标,均知明定减量期程与减量目标,将是因应气候变迁策略中减量一项上重要的基石。反观台湾政府却意图偷渡个无任何期程与目标的法令,妄称减量工作上得丰硕成果。且于台北、台中、高雄三县市已签署气候保护协议(The Climate Protection Agreement),以2050年减量至1990年的六成为努力目标,而这三者总排放量超过台湾的三成。若中央政府继续无视于减量时程与目标的重要性,无疑是质疑地方政府的施政承诺只是空口白话。

而就会议另外两项调适策略以及减缓森林消失方面,政府投注的资源彷彿只有口号。若真的思考到温室效应带来的极端气候以及水文异常,则在一千四百一十亿的水患治理预算的分配与规划上,怎会任凭其成为分割的肉桶,以及仅做到半套「综合性治水」规划,而非如同英国、荷兰般,审慎评估气候变迁的冲击后,提出如与水共存(Living with Flood)、留下空间(Making space for water)等水患治理新思维。若切实意识到气候变迁将引发粮食危机的威胁,怎会不加思索的通过农发条例修正案,加速农地的零碎化。减缓森林消失方面,朝野两党一方面均大谈平地造林的愿景,却没想到旗下立委们通过「山坡地回馈金调降」的政策所隐含的山林保育与国土规划危机,难道这两项目的迥异政策是为了创造具有台湾特色的伐植平衡?

从京都到峇里,这十年下来,琳瑯满目的政策与承诺。然由前述的例子可知,既使从环保署到教育部均有相关的委办研究案与辅导计画,但零星的努力,常导致政策杂乱渐增,不具实质效益。而面对峇里岛路径图所揭示的新挑战,台湾需要的是一场彻底的气候变迁会议,而不是附庸在能源会议、永续会议以及经济会议之中,方能统合减量与调适策略。并如同新加坡、爱尔兰以及中国般,系统性地架构台湾的气候变迁策略,依着各政策的减量效益与社会成本,排定优先顺序并进行预算与行政资源的配置。

这场将持续五十年以上的长征,但可犹疑或推託的时间并不多,据WWF的分析指出对抗气候变迁未来五年是最关键期限,而峇里岛路径图制定启动了这关键倒数的沙漏。处于变迁世代的我们何其幸运,无法确知自己面对的将是什幺样的世界,未来并非命定,创造或毁坏的钥匙,全在我们手中。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