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福专业沦为执行党意纳保争议 境外生盼卫福部再议

2019-12-06  阅读 243 次

今日(6/2)上午境外生权益小组等团体在卫福部前召开记者会,呼吁卫福部不该仅听从执政党指示成为「党意打手」,应重新评估此次《全民健保法》修正案提高境外生保费的合理性,并要求卫福部出面解释有关「基于资源有限调整境外生保费」的疑问。

卫福专业沦为执行党意纳保争议 境外生盼卫福部再议

境外生权益小组成员张郁表示,卫福部应以公共性考量,用健保的精神进行保费制订与调整,他认为此次境外生保费调涨是不公平、歧视性、违背社会保险量能负担原则的修正法案,「卫福部放弃了自身的专业性决策,充当执政党的打手。」张郁强调,卫福部以「政府资源有限」为由,然而,境外生实际使用的医疗支出不到所缴保费的五成,不仅没有加重健保的财务负担,反而提供了额外的财源。

台湾国际劳工协会吴静如表示,卫福部的调涨是「歧视性状况」,过去把陆生跟境外生区隔对待是一种错误,现在愿意平等对待,更不该是「一起往下沉沦,让国家免于对境外学生的保障」,政府本该负担保费。

夏潮联合会副秘书长李中表示,《全民健保法》修正法案在名义上让陆生纳保,却不符合「量能负担」原则,还调涨境外生保费,批评「此立法既没有保障到陆生、还伤害了境外生的权益」。李中指出,本学年度陆生学位生的招生量下滑,共有20多个学校完全招不到陆生,到下学期,陆生学位生人数恐剩过去的一半,陆生与境外生做为台湾高教生源的补充,在健保改恶的情况下,影响他们来台就学的意愿,也阻挠了有意愿但经济情况相对不优渥的学生。

公共卫生促进会则透过发言稿表示,健保的第六类第二目就是「无职业、社经弱势」,质疑「境外生本来就符合此条件,为何需要另外拉出收费标準?」,另外,年轻族群的健保耗用部分仅「门诊佔8.5%、住院佔6.2%」,境外生也属于此耗用较低的族群,「卫福部所谓资源有限,指的是什幺呢?」

卫福部社保司专门委员陈淑华出面回应,目前在各个阶段的讨论,卫福部「都有反映清楚」现在法案已经在立法院审议,「你们的意见我们也会帮你们做反映」。面对现场团体质疑的卫福部立场,陈淑华则表示:资源有限是指整个社会的资源本来就是有限的,量能负担的保费基础就是1249元,而现在就是计算卫福部要不要补助四成的问题。他并强调「社会上有声音认为,本国人跟外国人要做不同的区隔」,行政机关要尊重立法院审议结果。

境外生权益小组表示,此法案自2016年10月来就是蔡英文拍板定案的结果,逼迫境外生必须全额自付保费,过程中完全没有召开任何的公听会,就算社会上有各种意见、声音,也无法有效影响民进党粗暴修法、卫福部姑息的政策方向。如今来到现场也未能获得卫福部清楚的回应,对于卫福部将争议推诿给「社会上有不同的声音」,感到相当遗憾。

卫福专业沦为执行党意纳保争议 境外生盼卫福部再议

卫福专业沦为执行党意纳保争议 境外生盼卫福部再议

卫福专业沦为执行党意纳保争议 境外生盼卫福部再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