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福部将病历资料外洩,更带头违反《医疗法》,这样对吗?

2019-12-06  阅读 833 次

文:杨庸一

(编按:本文经健保署人员指正,将留言及作者回应更新于本文下方,供读者了解前后脉络)

新闻报导,九月底将全面缴回、注销癫痫病患的驾照,刚看到时,我差不多惊呆了。台湾的监理所,竟然可神通广大至此,真令人不寒而慄。细看之下,才知道原来是今年卫福部将重大伤病名册与监理系统连线,监理所因而取得病人的医疗资料(编按:癫痫非属重大伤病项目)。

长期以来,我一直跟病人解释,重大伤病卡和残障卡的不同。重大伤病属医疗範畴(可免除该科10%之自付额),受医疗法及医师法的保护,除非自己愿意,医疗资料不会外洩。残障,则横跨医疗及社福,若申请残障福利(如,税务、监理方面的减免或津贴、补助等),资料很难保密。

没想到,卫福部竟然同意将病历资料外洩,除了少数极权国家外,相信没有那一个国家敢公然跨越此条红线。近年来,衞福部的决策,政治取向和便宜行事的作风,似有愈演愈烈之趋势。癫痫病人能不能开车和医疗资料外洩,是二个不同的事件。前者,牵涉极为複杂的医学和社会、法律争议,值得讨论;后者,则纯粹属医学伦理及医疗法的範围。

除非基于明确的医疗理由,重大伤病资料之外洩,已违反《医疗法》第72条之规定。这次事件不知道有没有经过卫福部医事审议委员会,或相关医学伦理委员会的正式讨论和通过?如果没有,卫福部失职明确;如果有,应该公布同意的理由,并接受公评。

在资讯化的时代,个人资料的保密,本来就相当困难。传统的医疗资讯,因有层层的病历管制及借閲规则,能接触的人不多,亦不易洩露。不过,自卫福部和健保局要求医院病历、医疗处置电脑化,并将资料上传后,医疗资讯的外洩,可能愈来愈难预防,而它所带来的利、弊,亦难以衡量。

举一个目前已在实施的例子来讲:健保局要求每位医师在开药前,应先上网查看病人在它科/院的用药。好处是,可节省药费,亦可避免病人不当的重覆用药。坏处是,透过用药的性质、种类,你在他院就医、不愿被知的疾病,可能会流露。

洩密责任的追究,亦面临困难重重或无解,因为每位医师皆可主动查看病人的用药资讯,类似的资料数位化,卫福部和健保局亦正在积极推动。医疗人员主动洩密的可能性不高,不过,以个资被盗猖獗的状况来看,医疗资料被外窃的可能性,实在难以排除。

重大伤病资料和监理所连线,不论是主动或被动提供,卫福部和健保局违反医疗法中的保密规定,已很清楚。因为,它未经病人同意,就将个人医疗资料提供给非医疗机构。我担心的是,此种粗心大意或明目张胆的违规,是否只是冰山一角?健保局的医疗资料库是一个人人想要的宝库,各部会希望便宜行事,自不难理解。

不过一旦衞福部或健保局无法坚持应有的立场,问题势必层出不穷。谁能担保,有一天你不会突然接到一张因患XX病被撤照或解职的通知?衞福部和健保局资讯的重要性,不应等闲视之。在硬、软体的购买、设计和维护方面,必需要有极严格的管控。因为,若不幸落入不肖厂商、中资企业或其他具有敌意国家手中,事态就十分严重,其后果也不是卫福部或健保局所能承担。

这次洩密事件,是一个严重的警讯。衞福部和健保局,应严肃检讨,并立即杜绝再度发生。更重要的是,民众切忌表现漠视,而应该密切的关注和监督。

健保署对本文之澄清

健保署企划组法制科科长董玉芸表示,本文有两项叙述需要澄清:

一、癫痫非属全民健康保险重大伤病项目。
二、中央健康保险署从未提供全民健康保险重大伤病名册予于任何单位,更遑论外洩到交通部监理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