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利用地址借阿窿‧妹妹家3度遭泼漆

2019-12-07  阅读 901 次

哥哥利用地址借阿窿‧妹妹家3度遭泼漆(雪兰莪.蒲种29日讯)哥哥欠债,妹妹当灾!50岁哥哥向大耳窿借钱,连累妹妹住家三度遭恶徒泼红漆追债,家门外到处都沾染难以清洗的鲜红漆料。妹妹对此感到厌倦,并促大耳窿勿再骚扰她们一家,反之应到真正欠债者的家中追讨债务。住在蒲种路白鹭花园(JalanBangau7)的韦美凤(40岁,採购员)强调,哥哥利用她的地址向大耳窿借贷,但事实上哥哥没有与他们同住。“妈妈跟我们住在一起,哥哥住在旧古仔路,平时也很少与我们来往。”她指出,住家分别在今年7月20日、11月15日及11月20日三度遭恶徒泼漆,首两次干案的时间介于下午1时至2时之间;最后一次则是趁着家人晚上熟睡时下手。“第一次我跟丈夫都去上班了,是邻居通知我们才知道住家被人泼漆;第二次我的两个孩子都在屋内看电视,但住家大门深锁,相信大耳窿以为没人所以胆敢泼红漆进来。”花2千去除车镜红漆韦美凤说,第三次是在上週二晚上约11时30分发生,家人是在11月21日清早起床后才惊觉住家再度遭人泼漆,令他们防不胜防。“我们庭院的轿车也因此中招,事后花了逾2000令吉才去除掉车镜上的红漆。”为此,女事主与丈夫黎耀樑(42岁,机械技工)週四在马华金銮州选区协调官拿督黄福安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发表声明,要求大耳窿不要再干扰一家五口的生活。夫妇两人已就7月20及11月20日的泼漆事件二度报案,近期也会提呈闭路电视录影给警方,以作进一步调查。盼阿窿放过他们黎耀樑指出,自从住家接二连三发生泼漆事件后,他每日都提心吊胆,工作时也担心,连睡觉也不安稳,忧心大耳窿会放火烧屋,让他身心俱疲。他强调,他与太太从来不曾向大耳窿借贷,因此要求大耳窿“放过”他们全家,还他们安宁的生活。黎耀樑说,夫妇俩曾致电哥哥(妻舅)询问他是否欠债,后者亲口承认向大耳窿借钱,但却不透露向哪一个大耳窿借贷及借了多少的款项等。“就连岳母问他,他也不说,只是保证会自己解决,但现在却是我们中招。”他披露,在追债事件之前,妻舅与他们一家的关係不错,有时候甚至会来家中作客,探望岳母。“相信他是因为岳母跟我们住,所以才拿我们的地址借钱,希望岳母会替他还债。”设电眼认出2干案华青韦美凤说,吸取第一次遭泼漆的经验后,夫妇俩在家门外设置了一架闭路电视,虽然画面不清,但仍认出干案者是两名年龄介于20至30岁的华裔青年。她指出,由于恶徒在颇远的距离抛掷红漆,因此在11月15日下午的泼漆事件,闭路电视无法摄录到干案者的样貌。然而,夫妇俩是根据11月20日晚上的录影,认出恶徒是两名华裔青年,他们在晚上11时30分驾驶一辆白色迈薇轿车出现在家门外,随后就下车疯狂往屋内抛掷红漆。整个过程不到三分钟。韦美凤说,恶徒行径嚣张,抛进屋内的红漆不仅砸中墻壁,连屋外的神台也遭殃;此外,隔壁邻居的地板也不幸被红漆殃及。如今,为了避免事件重演,夫妇俩在铁闸外放置卡片,写上自己的联络号码,要求大耳窿联络他们以釐清事情。电眼影像交查案官马华金銮州选区协调官黄福安指出,他会协助事主将闭路电视影像交给查案官,并跟进案件进度。此外,他会尝试与女事主的哥哥取得联络,协商解决方案。“事主夫妇为了这件事情每天都忧心忡忡,钱根本不是他们借的,真是‘黑狗偷吃,白狗当灾’。”黄福安也促请大耳窿停止骚扰黎氏夫妇,因为这已构成刑事罪行。‧2012.11.30

上一篇:
下一篇: